水墨空间——深圳画院水墨研究课题概述

2013-01-230次访问
董小明  严善錞  陈君  (深圳画院)

        对水墨艺术的探讨,是一个悬而未决的话题,也是一个历久弥新的课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文化的嬗变,我们对水墨画的传统有了更多的思考。从水墨的本体出发,从与之相关的其他艺术形式考察,我们对水墨艺术的未来也就有了更多的期望。
        走过十几年的历程,深圳画院迎来一届届水墨双年展和水墨论坛,一如既往地展现水墨艺术的当代形态,持续研究传统水墨画在当今文化语境中的生存和转型课题,推动水墨艺术以鲜明的时代特色、民族身份和更新的活力走向世界,使之成为国内外艺术家和理论家们共同关注和参与的一个学术课题。
        三百多年前,石涛首倡“笔墨当随时代”,可谓是振聋发聩。然而近百年来,画坛风起云涌,革故鼎新者层出不穷,石涛的这一卮言也成了滥词。毋庸讳言,艺术家的创作既不可能不偏不依地固守传统,也不可能完全摆脱和超越时代的制约。然而,对于现实的观察、生活的体会和笔墨的传承变革,每个画家却有着不同的感悟和表现,这不仅成就了他们的艺术风格,也在不断地改写着我们的艺术史。“笔墨”作为中国传统绘画中独有艺术的语言,曾经与文人风骨相辅相成。在当代语境中,它又因全新的创作题材,带来新的视觉体验,获得新的审美经验。
        近年来,艺术界不乏客串和反串的案例,令人耳目一新,水墨画坛亦复如是。尽管在水墨画的历史中,我们也能找到一些相似的情形,但因为它来势汹猛,且日益远离传统的表现形式,不免引起大家的关注和深思。通过油画、版画、雕塑、装置、摄影、数码等非传统水墨的艺术语言,探讨当代水墨的艺术观念、创作手法和呈现方式,展示水墨元素在多种艺术形式包括新媒体艺术中的融合、及其呈现的更为开阔的表现域和更为丰富的表现力,营造水墨幻象,表现水墨意趣。
        新人辈出是当今艺术界的一个显著特点。网络信息与媒体的迅猛发展,使得新一代、特别是80后艺术家的观念和知识结构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们以其敏锐的观察、青春的才情、大胆而又新颖的表现手法,为当代中国艺术的发展注入了蓬勃生气,即使是面对传统水墨,他们的理解和表达,亦有着自己非常独特的立场和角度。他们有的在传统的形式中寻找新的表现空间,有的在当代的语境中塑造艺术风格,有的则无碍无缚地在传统和当代的边缘地带游戏三昧。
        水墨是中国艺术的独特门类和表现形式。水墨艺术经历了逾千年的演变和不断发展,沉淀了诸门各派的精华和成果,迈向跨国族、跨时空的无尽领域,拓境开新,在世界艺术舞台上,扮演着别树一帜的角色,体现了中国精神和艺术特质。
        深圳画院以水墨为主要研究课题,打造当前国内外唯一的以水墨画艺术为专题的常设性国际艺术展“深圳国际水墨画双年展”。号召活跃在当今国际画坛上而又处于不同文化背景中的艺术家集体关注水墨创作,致力于体现文化艺术发展的目标,极大地增进了海内外水墨艺术家的学术友谊,有组织、有计划地推出优秀的水墨画作品,也加快了水墨画进入当代、走向世界的步伐。为推动传统水墨画艺术的继承、革新和国际交流产生了积极的作用,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从精神层上讲,传统水墨画中所讲究的韵味和意趣值得我们继承发展,因为这种趣味在西方艺术传统中很少出现,更没有形成一个可资研究和批评的话语系统。我们现在所涉及的实际上是一种新水墨画,它只是在材料上或者意境或趣味上和传统有点关系。因此,水墨画或者说文人画是已经被支解了的,我们今天的艺术家都是从一个个单一的角度来表达他对传统的某种理解。如果要说通变,那传统的水墨的材质和形式可能都得要有点舍弃。
        水墨画双年展还提出一个问题,就是当代的公共空间对水墨这种形式的挑战。水墨画的产生与个人体验及私人空间密切相关,在现代社会,公共空间的产生发展对水墨画提出了新问题,如何解决这二者的矛盾始终令人感到困扰。当年,徐悲鸿先生他们试图解决,用放大尺幅这样的方案,但并不成功。现在的艺术家也沿用这个方案,作品越来越大,但水墨的细节要求却不听命于这种放大,它有它的局限性。
        通过十几年的努力和积累,“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和“深圳水墨论坛”在亚洲尤其是韩国及日本地区引起较大的关注,吸引了众多的美术理论家、策划人和画家的参与。这与我们重点以亚洲地区为中心的策划原则相吻合,体现出水墨艺术在东方艺术中恒久的魅力。令人惊喜的是,越来越多的欧美艺术家开始积极的参与创作和研究,拓宽了对传统水墨的阐释和理解。
        水墨艺术的视野在延伸,我们的探讨也随之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