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时代放歌 替人民书写——“陈承齐油画作品研讨会”纪实

2013-01-070次访问

9月26日,组委会在国家博物馆举办了“陈承齐油画作品研讨会”,与会专家、学者各抒己见。对陈承齐先生及其画展给予了高度评价,同时对美术的大繁荣大发展进行了积极的研讨。现将专家学者在“陈承齐油画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摘录发表。

认真的现实主义画家

中央美院教授、原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美术学院院长 李天祥

陈承齐同志是我所见到的美术界里学习最刻苦的人,也是一位认真的现实主义画家。他一有时间就会画画,各种机会都不放过。陈承齐长期围绕重大历史题材潜心创作,这一点我最佩服。他到石家庄以后,抓住了西柏坡这一历史题材、抗日战争题材,而且一直坚持下来,实在是很难得。

陈承齐的创作态度非常认真。为了创作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离开西柏坡,乡亲们前往送别的那几幅作品,陈承齐搜集了大量人物素材,画面里的每一位平山群众的形象,都不是随便画的,都是他踏踏实实、认认真真,通过长期大量的写生积累而来的。他的很多作品在国外展出,其中有意大利、法国等,深受当地美术界好评,这些赞誉都不是一般的赞誉。

陈承齐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革命历史题材创作之中。他不是河北人,更不是西柏坡人,但现在已经河北化了。直到现在,他几乎天天都在画画,写生。一个普普通通的画家获得如此大的成绩,肯定是少有的。我也是专业画家,对陈承齐的认真和勤奋,我只有“佩服”二字。我虽然是他的老师,但是我觉得他从生活中学习的东西,从历史中学习的东西是非常丰富的,这一点我觉得自己应当向他学习。

  

陈承齐的绘画语言有鲜明个性

著名油画家 张文新

   昨天晚上,我仔细看了陈承齐的画册,感觉很震撼。这么多的历史画,而且这么大幅,我觉得过去很少见。历史画比较难,它横向概括不容易。纵向而言,也需经过时间的考验,因为不同时代对于历史有不同的理解。能够使绘画经过历史的考验,才会让看到的人引发共鸣,这是对于历史深层的挖掘。

    陈先生的画,描写普通的老百姓,非常真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语言”,这些语言有鲜明的个性。陈先生的艺术造诣很高,成就值得敬佩。希望有更多像陈承齐这样的画家,怀抱对历史和现实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进行创作。

塑造典型形象真实表现历史

原内蒙美协主席、内蒙师大美术系系主任、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副主任 妥木斯

    今天看了陈承齐的作品,第一感觉就是“佩服”,他有那么大的精力,画了那么多、那么大幅的作品。

印象里,很多人的大画,粗粗一览还好,细看总感觉不到位,但陈承齐的大画,非常严谨,形象十分具体,特别的宝贵。

现在我们美术界这方面有点不足,大家在新的思潮冲击下搞点这个,搞点那个,但那些都不能代替严肃的艺术创作。像这类画留下来以后是要见证历史的,越真实越好,最好可以无可代替。俄罗斯这方面比较厉害,他们的画有这种感觉,我们现在需要去提倡这样画。

当然,最近几年总是这样一股风,那样一股风,互相干扰。有的国家历史不长,画这样的题材有难度,但像我们这样的国家不能缺少历史画。

几年前,我们也搞过一个革命历史题材画展,有些作品画得太差了。我不知道陈承齐的画是不是有意识无意识地吸收了王式廓先生的优点。我觉得陈承齐的整个艺术倾向和王先生的艺术造诣是衔接上了。我们很需要一批人去投入革命历史题材的创作,画出一批有分量的、经得住推敲的作品。

  

艺术家应有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

中央美院教授、原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美术学院副院长 赵友萍

    一个国家如果没有自己的画家,没有自己的文学家,没有自己的艺术家,就说明这个国家精神层面上的东西比较单薄,就会没有光彩。艺术家,不管他个人乐意不乐意,他其实都是国家精神的一种体现。我觉得作为艺术家,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不能有一种随意的态度。陈承齐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无可挑剔,他非常的认真。看到他的画以后,给我这么一种感觉,就是泰戈尔曾经说的,“任何一个民族,它的艺术家都应该表现自己本民族的上层的东西”。上层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高洁的灵魂。我理解就是一种精神,一种精神的高度,一种精神的广度。

抗日战争集中反映了中华民族不畏强暴、英勇战斗的精神,抗日战争题材的文艺作品是反映中华民族求生存、求发展的过程很重要的一部分。今天,再看陈承齐的作品,感觉更有深刻的意义,就是不能忘记历史。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陈承齐做的这个工作除了有艺术价值以外,还有文献价值。我很感谢陈承齐,他把自己的青春年华和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对抗日战争题材的描绘当中。

他的画给我一种感觉是:画画是你的个人行为,但是你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一旦画完了,拿到社会上去,它就不再仅仅属于你个人,它会在社会上发挥作用。这一点,陈承齐做得很好。他的作品有点像俄罗斯的文学,非常细致地给你描绘一个场景、一个人物,把你带到一个非常真实感人的情景当中,能够打动观众。

除此之外,他画一些土生土长的老百姓,这样的绘画方式让他的作品很有说服力。他的画和他完成这些画的过程,都证明了一位现实主义作家的责任感。一个坚持现实主义的作家不惧怕辛苦,也不惧怕道路艰苦,这一点我很敬佩他。

  

  历史画创作在不断提高

原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系主任、教授,著名油画家 潘世勋

这次听说陈承齐画了一批新画,我诚心诚意来看。

第一,我认为应该大力提倡中国的历史画。中国不但是近代历史和古代历史需要大画特画,这么大个国家,五千年的历史,这个历史画是要大家提倡的。

第二,现在在世界上,唯有中国还有一批人在创作历史画,其他地方基本没人画历史画了。国内有些画家是有任务就画一点,不给任务他就不画。陈承齐这些年给任务也画,不给任务也画,很严肃、认真地画了一张又一张,这点我非常钦佩。我知道他画画不容易,所以我一方面向他学习,另一方面希望他能够好好坚持下去。

历史画的创作随着国家的进步不断地在提高,我认为当前画历史画的人虽然很多,好的作品却不多。还有一个不太好的现象,就是作品逐渐走到一个样式化或者程式化,没有绘画的艺术表现力。我们看前苏联的历史画就很形象、很具体。陈承齐的画我很欣赏,这些画比较好,人物真实感比较强,顺着这个路子走,我相信以后会有更多更好的作品。

  

画家该有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

原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 王宏建

陈承齐先生在北京还是比较知名的,现在在国家博物馆展出作品,非常厉害!在我看来,陈承齐先生是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真正意义上坚持现实主义的画家之一。陈承齐创作的题材都跟历史上的重大事件联系在一起的,他体现了一个中国画家、当代画家的历史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这种画在市场并不好卖,陈承齐先生的坚持,真正体现了一个艺术家的责任感。

油画是外来的艺术形式。现实主义绘画在中国成为一种主流,这是中国老一代艺术家的自觉选择。油画作为一种反映现实的有力手段,可以真实再现历史。陈先生选择了现实主义,关注国家命运,关注民族命运,关注现实。 

很多年前,人们受西方理论的影响,认为照相机发明了以后,写实就没有生命了,实际上那是一种偏见,相片永远代表不了创作,照相机能照出这些作品吗?能有这样的记录和表达吗?这样的作品它的艺术感染力更深,更能够调动大家的回忆。 

陈承齐的创作,是真正的从生活到艺术。现在有一些画家照着照片画画,我觉得那还不是真正的艺术创作。真正的创作应该像陈先生这样以写生为基础刻画人物形象,这样才能体现艺术家的能力、功力。陈先生有一幅送子参军的作品,画面上有近百个人物,构图非常清晰,非常到位。

  

他的画带着泥土的芬芳

原《美术》杂志副主编、著名美术评论家 夏硕琦

看了陈先生的绘画,很佩服,也很感动,因为我也曾经参与过一些历史画的创作,深感历史画创作的艰苦,既要有文字资料的收集,形象资料的收集,历史材料的收集,又包括道具的收集等,需要关注的方面很多,要付出很大的精力。看了陈先生这么多幅作品,真是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这让我看了很感动。

他画的画,一部分是历史题材的绘画,还有一部分是现实题材的绘画。历史画有历史画特殊的规定性,它要求历史事件的真实性,历史人物的真实性。以他画的《运筹帷幄》为例,可以看出画家非常用心,空间的处理,人物的关系组织,非常接近历史现实。

有一些历史题材的绘画,是属于历史画范畴,但是它不要求具体的人物,具体的事件,它是历史时代与真实的反应。比如说土地改革,它的人物就是农民。我觉得他画的土地改革很成功,成功在哪里呢?那些人物都是从现实生活中来的,带着泥土,带着很朴实,很朴素的感情。因为他是参与者,所以,他表达起来会让大家觉得亲切更真诚、有深度。

  

画随时代的变化而前进

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艺术》杂志主编 杨庚新

石家庄解放55周年时,我曾经到过那里,还与陈先生见过面,当时看到他的画感觉有一种视觉的冲击力。这几年他又画了一批新画,这次在国家博物馆展出,依然有一种震撼力。作为一个观众,我内心的情绪一下被调动起来。能够感动观众,这点很不容易。

我稍微梳理了一下陈承齐先生走的这条路,觉得很不容易,特别是近些年,环境的变化,心态的变化,整个大的社会变动,在这样一种环境下能够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我觉得确实难能可贵,也是让人很感动。当然,我完全赞同提倡多元,但多元化我觉得也应该有一个主调,画家要有责任,要有担当,不是什么东西都是玩的。一定要弘扬主旋律。看了陈承齐的画,我觉得能够唤起这种强烈的民族爱国心。

他的作品,基本上是研究注重传统、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他的那种抒情性、情节性,从一开始就让我印象很深。其中的那幅《进京赶考》,不是过去那种标准的三角式的构图,金字塔式的,一定要集中、一定要站在最重要的位置,站在画眼上,不是这样,这就是一个突破。另外从创作上讲,画得比较松,形成一种很自然、很生动的画面,这是很感人的,也很难得。还有就是他运用了多种手法,有写实的,超写实的,还有象征的手法,陈承齐的创作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前进的。

再有就是现实题材,这一块陈承齐观察很深入、很到位,特别是农民形象,画得很朴实,很感人。现在很多画家都是靠照相机画画,速写也不画,别说画素描了,我觉得绘画语言应该从感情上说,不应该从概念上说,现在很多画不耐看,是从概念上说话,但是陈承齐所塑造的人物形象非常真实、典型、生动,这点应该继续发扬。

  

反复创作摸索出自己的道路

原北京电影学院电影美术系副主任、教授、油画家 景玉书

陈先生的艺术道路挺坎坷,他是努力成长起来的一棵奇葩,他一直在西柏坡那个环境里,并就这个题材,反复地画,坚持不懈地画,不管美术界刮什么风,对他都好像没有任何影响。他只关注自己的艺术作品,完成自己的艺术道路。一个人一辈子接触一个主要的题材,一个方向,就这样坚持不懈地努力,这个人是了不起的,是很可贵的。

陈承齐虽然没有经过严格的科班训练,但他在反复的创作实践中摸索走出这条路。他的画让我感觉到有泥土味,土生土长的艺术产品,但是又感觉他把西方油画当中的一些手法,一些技法融入进来,所以整个过程,让我觉得很难得。我对他的几幅抗日题材作品十分喜欢,比如说《鬼子来了》,还有后来的《进京赶考》,这些作品让我很感动,首先人物形象非常真实,而且画面的组织,包括明暗的处理,包括大的节奏,他下这么大的工夫,可以说他选择了一条最困难的路。如果画家不是非常虔诚地对待艺术的话,就不会坚持到这样一个程度。

  

他的画作有资格进博物馆

原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教授、油画家 韩乐基

看了陈先生的画感觉非常振奋,为什么振奋?因为他的绘画技术和严谨态度值得我们学习。我特别同意刚才各位老师、同学的发言,他的东西确实应该进博物馆,如果有这个条件的话,真的应该给他建造一个博物馆,把这些作品收藏进去。

他严肃认真的绘画态度特别值得我学习。美术界现在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是我们要走正路,走这种严肃认真的、态度鲜明的道路。

  

农民形象的素描具有地方特点

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国内著名学者、教授 李福顺

看了陈先生画展,有几点突出的感受。

第一、就是震撼,画展不仅描写的是重大题材,使我们回忆起了历史,提醒我们不要忘记过去。

第二、我感觉画家富有强烈的社会责任心,他在创作过程中非常严肃,非常认真,那些为农民画的素描,每一个形象都非常生动。在艺术手法上,他主要是写实主义,我觉得他是把现实主义、理想主义、写实主义和象征主义结合,这从很多画上都能看到,不是简单的再现。

再一点,就是他把河北农民的形象刻画得很生动、很到位。河北农民和陕西农民不一样,画家本人不是河北人,由于长期深入到生活中去,和当地农民建立了很深的感情,在形象的表达上也很成熟,很有地方的特点。这个形象特点把握起来是不容易的,希望他能继续坚持下去。

  

他影响了一批年轻画家

河北省文联副主席、省美协主席 祁海峰

  

首先要祝贺陈承齐老师的作品在国家博物馆展出,这是河北第一位在国家博物馆展出的美术家。其次也很感谢国家博物馆,对我们河北美术的一种肯定。

陈承齐先生是非常有责任,有担当的艺术家,我跟陈老师认识20多年,从美院毕业到美协,因为接触较多,也比较了解。陈老师是非常执着的人,每个艺术家都非常执着,但是做一件事、一个题材,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创作,一般人很难达到。做到这些需要两点,一是对艺术的挚爱,再有就是对社会的担当。一个画家画自己喜欢的画很容易,但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有责任来表现一段历史,这是一个历史的使命感。

油画毕竟是源于西方的绘画形式,用西方的绘画形式表现中国的文化、中国的传统,并把河北的历史文化还有自然文化、革命文化这几种文化更好的融合,十分不易。在陈先生的画面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他对油画语言的把控能力游刃有余。另外,前后的衬托,对光线的处理,他用西方的绘画形式表现中国的历史题材,结合得非常好。

再有,陈承齐在河北多年,对河北美术有着非常大的贡献,不仅仅是他的美术创作,他多年来在美协、画院工作,他自身的创作影响了周围一批年轻的艺术家。包括我们石家庄美术馆的建立,应该说倾注了他的心血。

  

弘扬西柏坡精神是他作品的灵魂

原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油画家、美术家、评论家 李维世

   陈承齐的油画作品都与雄伟壮丽的太行山有关,近几年,他更是以西柏坡为描绘的重点,用真实生动的画面,典型凝练的艺术形象,宏大的场面,成功表现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和风土人物。告诉人们:不要忘记历史,不要忘记优良的传统,不要忘记革命先烈,不要忘记太行山的父老乡亲,更不要忘记西柏坡精神,这是他油画的中心思想和灵魂。

“油画的民族化”就是用油画画出中国人特有的生活情感及审美理想。陈承齐的画作有思想、有感情、有哲理、有追求,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是纪念碑性的作品,完全符合中国文联确定的文艺家的核心价值观。我们为燕赵大地上能出这样优秀的画家感到骄傲和自豪。